还有“韩”姓木兰、四川阆中人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22日

  军队中一个立过无数战功的士兵,怎能不成为焦点被大家关注?这都发现不了木兰是女子?就算北魏这边没人发现,柔然那边至少会把木兰当成眼中钉吧?不会派探子去打听关于木兰的情报?动动脑子想想,古代两国打仗,那都是双方士兵集体冲过去厮杀。不可能像现在竞技比赛那样讲什么游戏规则,更不会有裁判和解说去分析每场战争每个士兵的杀敌数。军旅生活是什么样子?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。因此所谓的“策勋十二转,赏赐百千强”应该是对此次征战所有凯旋而归的士兵们的奖赏,绝不是木兰独自一人的。

  既然花木兰屡获战功,但都立了哪些战功?除了《木兰辞》中的“策勋十二转,赏赐百千强”,你几乎找不到花木兰战功的历史资料。既然花木兰立了那么大的功,为什么历史记录那么少?而且花木兰参加了哪些战役?至今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。

  就算长的像男人,吃住在一起又不是一两天,借口一两次不一起洗澡尿尿可以,但不能借口几年吧,不发现根本不合常理。赵文卓在电视里这么愣都能发现,别说古代的官兵了。真人可以有,但百分百不可能是真事

  后来古代有些田园女权为了凸显“安能辨我是雄雌”,杜撰了女扮男装的情节。看看现在的女装大佬直播自己出门伪街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的,所以花木兰女扮男装一方面要冲锋打仗一方面还要提防被队友发现,能好好打仗?

  看过分析,如果是线、花木兰本人长的难看,粗犷,有少数民族血统,善骑马,当时民族混合,而且诗中也写东市西市买的都是马用物品。2她的工作是信使,关山度若飞,不上前线,而且信使要单屋睡觉,所以没人发现。

  就算长的像男人,吃住在一起又不是一两天,借口一两次不一起洗澡尿尿可以,但不能借口几年吧,不发现根本不合常理。赵文卓在电视里这么愣都能发现,别说古代的官兵了。真人可以有,但...

  关于她的姓氏,有人说是姓朱,有人说是复姓木兰,有人说是姓魏,明代的徐渭在《四声猿》中说她是姓花,名木兰,父亲花弧(一说朱文禄)是一个后备役军官,大姐花木莲,幼弟花雄,母亲姓袁,一家五口,这是至今仍为大家所接受的一种说法。

  花木兰(一说其生于412年,死于502年,享年90岁;一说生于406年。)的故事流传广远,一千多年以来有口皆碑,但对于她的姓氏、故居、出生年代,仍然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
  五胡乱华至北魏凡是占领河套超过20年的朝代都有可能,称天子与可汗只会是胡人。卷卷有爷名与能买马,不是家族就是商人,且人丁不旺。也有可能是汉化版胡人,所以汉人不想立传,这个可能性最大。如果有钱或破落家族都会有几个家族私兵(在那时是最正常的),所以,应该最少50(个人猜私兵至少500以上,几千都正常,毕竟她爹太有名了)私兵,这样才一般不会打散,发现不了男女。所以说应该是真的,不论她是胡.汉都不会宣扬,如果是汉人那她家是投降派。所以。。。。。。

  此外,还有“韩”姓木兰、四川阆中人,复姓“木兰”、鲜卑族人等说法。?查阅最具权威性的《辞海·词语分册》,其解释为:“木兰姓氏或作花,或作朱,也作木,均无确证。

  侯有造《孝烈将军祠像辨正记》说:“将军魏氏,本处子,名木兰。历年以纪,交锋十有八战,策勋十二转。朝觐,天子喜其功勇,授以尚书。隆宠不赴,恳奏省视。拥兵还谯,造父室,释戎服,复闺装,举皆惊骇。咸谓自有生民以来,盖未见也。卫兵振旅还,以异事闻于朝。召复赴阙,欲纳宫中,将军曰:臣无媲君礼制。以死誓拒之。势力加迫,遂自尽。所以追赠有孝烈之谥也……”花木兰的事迹传至今,主要应归功于《木兰辞》这一方民歌的绝唱,是这篇长篇叙事诗歌颂了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传奇故事。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古代条件艰苦,军队里吃饭,如厕,洗澡全是在一起的。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20年,居然没一个人发现她是女儿身?当读者都是傻子吗?

  这个时候木兰自愿代替父亲从军,可汗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?所以也有可能是花木兰真的去参军了,大家也都知道木兰是女的,但是木兰凭借优秀的剑术和战斗技巧获得了士兵们的尊重和认可,然后大家肩并肩作战立下战功。

  明清以后,经过几百年的艺术再创作,“花木兰”的艺术形象日臻完美。迄今为止,上演过木兰戏的剧种有京剧、越剧、汉剧、昆曲、秦腔、平剧、黄梅戏等20多种,特别是大师常香玉《花木兰》的全国巡演,“花木兰”在民间的影响更加深远,“花木兰”这个称谓在人们心中也逐渐“固定”下来。

  再说“朱”姓木兰。唐白居易在《戏题木兰花》中云:“怪得独饶脂粉态,木兰曾作女郎来。”杜牧也写有《题木兰庙》一诗:“弯弓征战作男儿,梦里曾经与画眉。几度思归还把酒,拂云推上祝明妃。”这说明木兰的故事在唐代已经脍炙人口了。杜诗里的木兰庙在今河南商丘市虞城县,至今还有木兰祠、木兰墓和将军坊等遗址。有木兰山、将军冢、忠烈庙,足以补《乐府题解》之缺。”根据上述史料,一些专家学者认为,木兰应姓“朱”。

  因为以上几点,所以我认为花木兰女扮男装是虚构的,替父从军可能是真实的。古代巾帼英雄也不在少数,所以木兰即使是虚构的,但可能也是有人物原型的。而且那时候柔然侵犯边境,而且都把木兰的爷爷都要叫上了,可以肯定当时兵荒马乱,年轻的男性大部分都战死了,很难再征到壮丁了。

  花木兰如同拥有主角光环,丝毫不惧怕任何负面BUFF,自己的大姨妈也能使我们的木兰同志像DOTA2中的血魔一样触发焦渴技能,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更是呈几何倍数激增,使其在冲锋打仗时更加骁勇,屡获战功,简直如同打不死的小强。凡是越把一个人描写得跟拥有主角光环一样,虚构的可能性越高(比如李元霸)。

  从军过程不详细。关于花木兰,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莫过于《木兰辞》。全文加上标点符号总共392个字,从军环节就短短六句(万里赴戎机,关山度若飞。朔气传金柝,寒光照铁衣。将军百战死,壮士十年归。),仅占全篇幅的9.18%。相信大家读到“不闻爷娘唤女声,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。”肯定有这种感想:前面废话真多,总算等到重头戏了,好好看看花木兰是如何巾帼不让须眉,英勇打仗的。结果六句话后就开始归来见天子了。有没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?

(编辑:admin)
http://kentaco.com/huazhongmulan/314/